Home | Contact

彩香港马会开奖现场 2017香港马会开奖直播 最快现场开奖报码室开奖结果 香港亚视同步极速报码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

品析沈鹏《读鲁迅〈孔乙己〉四首》:孔门一个被忘人

2017-09-16 02:48

  近读沈鹏先生《读鲁迅〈孔乙己〉四首》新作,耳目一新。作者以诗的形式为我们重塑了鲁迅经典名著中孔乙己这一鲜活的人物形象。诗中通过旧长衫、茴香豆、温酒、十九文钱、窃书、装斯文、丁举人家等细节,描写了孔乙己在封建思想和科举制度下,上迂腐不堪,不仁,生活上四体不勤,穷困潦倒,在人们的取笑声中混天度日的悲剧形象。其诗如下:

  诗中的赋、比、兴表现手法运用的十分传神。第一首前两句“祖传一袭旧长衫,重压瘦身污迹斑”可谓兴。兴是,是诗人即事起兴、触景生情的表达,起着塑造诗中人物形象和突出诗的主题的作用。诗人运用排偶的句子,对比的手法,展示了一副既可悲又可怜的人物形象。“祖传”两字用得极妙,有隐喻孔乙己破落身份以及状态等深刻含义。这不禁使我们联想到鲁迅笔下那个孔乙己,生活贫穷,但时刻穿着在他看来是身份象征的“长衫”。由于懒散,身上的长衫“又脏又破,似乎十年多没有补,也没有洗”。特别是反复被人、,脸上经常挂着新痕旧伤,却偏偏他又自恃清高,满口“之乎者也”。

  后两句“描红簿上列尊姓,怎奈不自来”了孔乙己内心世界的无奈与矛盾。描红簿上孔姓列为尊姓是他最得意与炫耀的资本,然而,却不是降生就带来的。“怎奈”两字可谓点睛之笔。孔乙己的内心轻视劳苦大众,同时又渴望融入上层社会,这种意识使他处在一种尴尬的社会地位当中,不但不被这两个阶层认可,反而成为讥讽的笑柄。

  第二首前两句中的“酒”与“泪”是比,即比喻。诗人通过“酒微温”与“泪暗吞”作比,描绘孔乙己在炎凉世态中的处境,以及在被人取笑中度日的尴尬行为。“十九文钱成永久,孔门一个被忘人”则是孔乙己悲惨人生的终结。赊下的十九文钱因孔乙己过世成为永久。然而,这个自尊为孔门又被众人取笑的酸楚文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也被大家遗忘。王国维《词话》有“言外之味,弦外之响”说。此诗的后两句是诗人发出的沉痛的呼声,是在为旧社会那些灵与肉双重的酸楚文人而呐喊。沈鹏先生还特别谈到创作此诗的内心感受。他说:画家蒋兆和画“阿Q”,不画癞头,那是阿Q不喜欢的。孔乙己可悲又可怜,我写的诗里避开了直接用“偷”“”这样的字眼。

  第三首孔曰诗云也曾识,读书大雅强为饰。茴香豆赏小儿童,且喜斯时壮行色”。此诗以“强为饰”与“壮行色”作比,深化了鲁迅笔下孔乙己人物形象的双面性,复杂性,他虽然穷酸、迂腐,但也有人性的闪光点。诗人用“且喜斯时壮行色”褒了孔乙己善良的一面。“且喜”是此诗的字眼,此时孔乙己一方面贫苦潦倒,常常赊账吃酒。然而却用他的善良教小孩子认字和分茴香豆给小孩子吃。茴香豆在现在已不是什么稀罕物,可在“倘肯多花一文,便可以买一碟咸煮笋,或茴香豆,做下酒物”那样一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对于一个穷困潦倒之人来说,何其珍贵。他一人一颗分给小孩子吃,一直分到所剩无几为止。诗中一个“壮”字,足见其大方。诗人用“壮行色”三字风趣幽默,增加诗的淳厚味道,耐人寻味。

  第四首前二句“丁举人家阴影浓,围墙高处不胜容”,了孔乙己一生因在丁举人家“窃书”被人当面捅出留在灵魂深处的阴影。当大家嘲笑他偷书的时候,孔乙己只能无力地回击一句“窃书不算偷”。“围墙高处”表面上比喻丁举人家的围墙高深,实质是指孔乙己自己垒砌的表面坚硬的外壳背后那不为人知的软肋与痛处。“不胜容”与第二首诗中的“少欢泪暗吞”是孔乙己外强内弱的心灵写照。“泪暗吞”深刻地孔乙己人前要强与人后酸楚的不幸和的现实生活,读后让人有一种沉重感。

  后两句“《儒林外史》外馀史,灵肉伤痕有几重”是诗人思想感情和艺术手法的统一体,兴中有比,比中有赋,进一步了孔乙己悲哀的人生。《孔乙己》可谓《儒林外史》的外馀史,再现了又一个范进式的人物。鲁迅认为《儒林外史》思想内容“公心,时弊”。沈鹏先生此诗何尝不是。尤其是“灵肉伤痕有几重”句,反问孔乙己在灵与肉上遭受的累累伤痕有几重,谁能说清。

  沈鹏先生的《读鲁迅〈孔乙己〉四首》,巧妙地运用赋、比、兴的表现手法,以一种全新的笔触与视角,生动诠释了鲁迅经典名篇,使孔乙己的人物形象更加鲜活,令人回味再三。